“中國好市長”耿彥波:一個人,三座城

枕貓 2020-11-21 檢舉

一位“好市長”

“大同百年以來,最好的市長。”

這是一句樸素至極的評價,來自于大同的一位非常普通的市民,手寫在一張簡陋的請愿布條上。一個“好”字,說不出太偉大的豐功偉績,道不盡太曲折的“建城”之路,但卻實實在在地表達了一位市民對一位市長的真實感受,一種無法用言語深刻表達的感激,一種無法用詞語完全稱贊的敬佩。

“中國好市長”耿彥波:一個人,三座城

耿彥波,當代中國好市長。

一市之市長和普通一市民,似乎本應該不會有太多接觸,但是耿彥波不一樣。

他常出現在工地現場,衣著普通,鞋子經常帶著干了之后又黏上去一層的泥漿。他高高的身體,但卻單薄瘦削,有些佝僂。他走路有些不自然,據說是因為工作侵犯了誰的利益,被用暴力進行報復,但是他步伐卻絲毫不遲滯,異常堅定。

他說著一口讓當地人熟悉的山西話,但是說出來的話語,在那個時候是完全能夠震蕩人的思想的。

他對市民和顏悅色,對上訪的人員親自接待,事事落實,對偷工減料、延誤工期的開發商和只找借口不辦實事兒的干部嚴詞厲色,果斷處置,不留情面;

他既能夠高屋建瓴,對城市建設有思想有膽量,大刀闊斧,真抓實干,又能夠十分注重文化建設,竭力保護文物;

他面對諸多責難、不解和謾罵,都能夠不皺一下眉頭,手腕強硬,目標堅定,但是當“事業未竟”而匆匆離任時,卻淚流滿面,心亂如麻……

一個人,從靈石縣到榆次區,再到大同市、太原市,從王家大院,到榆次老城,再到“一軸雙城,天下大同”,還有太原的修中環、建高架,他從來沒有停歇過自己的腳步。

他知道怎么樣做官既能夠省力氣、又能夠得名聲,這是為自己,而他選擇了最難走的一條路,用平凡的身軀,為城市留千年之功,這,是為百姓。

“中國好市長”耿彥波:一個人,三座城

再造王家大院

中國的城市建設,特別是舊城改造,都非常艱難。單單文化保護、人民安置、開發商利益、財政支出等方面,就夠每個人頭疼。做面子工程容易,可真是要做造福當地的工程,卻是難上加難。

這向來是出力不討好的事情,可耿彥波,他是個“瘋子”。

初到靈石縣,他就拿出全縣財政收入的一半,近五千萬,去修一處既破又爛的舊大院,這讓所有人大跌眼鏡。財政收入本不多,用錢的地方卻很多,各部門不愿意。百姓更不愿意,錢不拿來“干實事兒”,竟瞎折騰。

山里人,什么話都能罵得出來,粗鄙之語,惡毒詛咒,張口就來。但是,耿彥波就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韙,不僅要斥巨資修王家大院,還要拆了整個靈石縣城。

靈石縣的百姓不答應了,投訴電話一個接著一個,到了晉中地委、到了山西省委、到了國務院。更有甚者,還有子彈直接寄給了耿彥波,要用靈石人民的正義,取他這顆頭。

“中國好市長”耿彥波:一個人,三座城

其實,他明白,這里面不僅是有不明白他的理念的老百姓,更有被他碰觸了痛楚的既得利益者。可是,他怎么會就此退卻。

于是,他一邊全力規劃,指揮城建工程,一邊,絞盡腦汁,應付百姓的上訪。

我們無法想象,自己面對這種情況的時候,要怎樣束手束腳。這不僅是現實中阻力,也是心靈上的委屈難以言說,明明絕不是為了自己,明明是為了你們,你們為什么還要千方百計地阻止我?

我們終究不是耿彥波,他既然能夠以超出時代太遠的理念來改造城市,就能夠有常人不可及的心理建設和韌勁。

就這樣頂著壓力干了幾年,王家大院徹底變了樣。從前那個破爛的院子,成了一組極具特色的民居建筑群,成了一座藝術博物館。

來源:www.toutiao.com

推薦閱讀